•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永宁“旅游警务”为游客提供便捷服务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18 20:57:09
    【字体:

    云南做一个房产证多少钱【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解局| 广东官场落马地图

    5月25日上午,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涉嫌受贿1.4亿案开庭审理,这个数字把这位“广东第二虎”妥妥地送进了“超亿元贪官俱乐部”。

    朱明国只是广东落马的“大小老虎”中的一只。其实从十八大之后,广东反腐季从未落幕。大家可能还记得,2016年2月8日除夕之夜,广东省纪委书记黄先耀曾给网民发新春贺信,晒出2015年广东各级纪委反腐的成绩单,称全省查处地厅级干部170人,是2007年到2011年5年的总和。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梳理广东部分“名虎”的足迹,发现有几个地方出现的频率特别高。

    江门:

    “侨都”的尴尬

    同样也在5月25日下午,广东省江门市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邹家军被宣布落马。邹家军是江门落马的“第二虎”,他的上一任即是江门“首虎”聂党权。聂党权也是十八大以来江门首名被查的厅官,他可谓是真正的本土领导,从1973年参加工作后仕途一直在江门。

    江门有一个“中国侨都”的标签,江门籍海外华侨海外华侨华人超400万人,与市内人口相当,江门素以“海内外两个江门”的人缘优势而著称。

    不过,事情的另一面是,经常有涉江门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被从海外遣返回国的消息。例如,今年4月30日,江门市公安机关刚刚成功从委内瑞拉将潜逃7年的“红通”经济犯罪嫌疑人、江门开平人陈某雄押解回国。

    说到开平,大家是不是想到了中国建国以来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窃案“开平中行案”?涉案主犯分别为中国银行开平市支行的前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2004年4月16日,余振东成为第一个由美方正式押送移交中方的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许超凡、许国俊也已在美国被具体量刑。

    当然,中行案时间比较久远了,但江门开平在追逃新闻中的出镜率的确比较高。例如,2015年最高检公布了7宗从境外劝返或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典型案例,其中2宗与广东江门有关,涉开平市政协原副主席冯某、开平市公用事业管理局原局长关某。

    清远:

    “多事之春”的阵痛

    今年2月4日,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的落马,让“第三只粤虎是谁”的靴子最终落了地。

    而这位老虎,曾于2002年4月至2004年2月,在广东清远市担任过市委副书记、市长职务,而他的下一任,便是不久前刚刚落马的陈家记,从2004年4月至2011年10月,陈家记在清远工作长达7年半,落马前担任广东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

    前后脚都当过清远市长的两个人,在今年又前后脚落了马。

    而刘志庚和陈家记先后主政过的清远政坛,今年也是“多事之春”。

    比如土地开发储备局副局长阮小克、林业局原局长徐英作、市政协原主席何炳华和清城区政协副主席黄仲强在今年四五月份纷纷“接受组织调查”。

    这些官员究竟犯了什么事,接连落马的官员有没有关联?政知君不得而知。

    但清远官场确实有过被别人牵连出来的官员,比如2012年7月26日被查的清远市委副秘书长李晋锋,就是被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谢鹏飞“连累”的。

    之所以政知君还能记得他,是因为2012年6月19日谢鹏飞接受组织调查后,曾提供过李晋锋受贿的线索,当年关于谢究竟构不构成“立功”的问题,还引起过争议。

    东莞:

    “扫黄风暴”的余波

    2004年2月离开清远市长任上后,刘志庚便到了东莞任东莞市委副书记、市长,2006年又升任东莞市委书记,一直到2011年11月上调广东任副省长。

    色情产业是东莞的“毒瘤”。据媒体报道,刘志庚虽然高调扫黄,实际上却充当色情行业“保护伞”。在2014年央视曝光后那次轰轰烈烈的扫黄行动后,共有22名广东官员被追责。

    在东莞“扫黄风暴”之后,还有两名官员也应声落马:东莞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梁国英,东莞市黄江镇原党委书记伦锦洪。而公开简历显示,梁国英和刘志庚“搭档干活”多年。

    梁国英被查后,坊间便有不少刘志庚出事的传闻。2016年的2月4日,这位广东“第三虎”应声落马。

    梅州:

    盛产官员的“客家之乡”

    3月25日,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被查,成为第四只”粤虎“。这位从2003年至2012年在梅州任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的李嘉,把“梅州官员”拉到公众的讨论视野之中。

    据称,2013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广东后,收到了关于李嘉的举报材料,主要指向其在梅州任上的违纪违法行为。

    梅州是个盛产官员的客家之乡,因不同原因被贴上“梅州”标签的落马官员也不少,比如老家是梅州的万庆良和刘志庚,再比如在曾在梅州工作的广东工商局局长朱泽君和梅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纯德。

    在2012年李嘉离开梅州时,曾深情赋诗“千年榕树共根茎,九载梅州一生情,今日话别众乡里,隔山隔水难隔心”。处在“围城”之外的公众了解不到李嘉所说的“情”究竟如何,只是从各种公开渠道了解到,后来,梅州籍或在梅州工作的官员大批落马。

    而李嘉,曾与广东首虎万庆良共事3年,在任梅州市委书记时,还曾与朱泽君共同“搭档”执掌过梅州官场。

    巧合的是,这些带有“梅州”标签的官员,从2014年6月万庆良出事后,“殊途同归”纷纷落马,朱泽君于2015年8月落马,李嘉于今年3月落马。

    茂名:

    错综复杂的“勾结”

    2014年6月“广东首虎”万庆良落马,当时有媒体称,万牵出了原茂名市委书记梁毅民,牵出了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李俊夫和花都区委书记杨雁文,还牵出了2014年10月被查的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

    当时也有媒体称,梁毅民被带走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向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以换取其对职务升迁的照顾。

    不管怎样,坊间的猜测,离不开“牵连”“勾结”等关键字眼。

    而在梁毅民落马之前,另一位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已经落马,据称还牵出了广东省原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这位2012年1月被查的广东原省委常委,曾在2002年至2007年担任过茂名市委书记,他卸任茂名市委书记后,接替他的便是当时的茂名市长罗荫国。

    这样算来,茂名已有三任市委书记先后被查。

    多知道点

    反腐同时,广东经济保持良好发展势头

    近些年广东官场的确不太平。

    比如2012年5月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选出的省委委员多人落马,比如数名地市政法委书记或曾经的政法委书记接连被查,再比如多个政协副主席出现在“接受调查”的名单中,还有多位副市长、市长也难以幸免。

    在一大批“老虎”“苍蝇”被绳之以法的同时,广东经济依然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数据显示,2015年预计全年地区生产总值7.25万亿,增长8.0%,高于全国1.1个百分点。即使是在反腐力度空前的2014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也增长7.8%,高于全国0.4个百分点。

    今年2月,广东省纪委常委、省委巡视办主任曾超鹏,出任省纪委副书记,据悉他曾以中央第十巡视组副组长的身份,参与了今年首轮中央巡视。

    A股一季报抢先看 英唐智控净利润同比增了近70倍

    李克强考察十堰农村商业银行北京路支行

    原标题:总理为何在这家基层银行问得这么细?

    人民网十堰5月24日电 (记者杨芳)无论从哪个指标衡量,李克强总理眼前的这家银行都普通极了:论地理位置,它坐落于湖北省十堰市,远非金融大都市的繁华地段;论历史渊源,它成立仅仅3年多;而论规模大小,它只有41名员工,直接服务16个村组。

    但就在5月23日上午,李克强走进十堰农村商业银行北京路支行,随行的有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税务总局局长王军等10多位部委和地方领导。

    在这间只有20多平方米的营业厅,总理足足停留了10多分钟。他问得十分具体,包括征询具体意见和建议。周小川、王军等全程参与了这场小范围讨论。

    这家不起眼的基层银行,为何能吸引总理和多位部长停留那么久?答案就在总理的问话中。

    “你贷多少钱?贷款利率多少?”总理进门就和一位正在办理贷款业务的客户聊了起来。

    这位客户告诉总理,自己是大学生创业者,因此享受了贴息的优惠政策,贷款利率不算高。

    “贴多少息?有担保公司吗?”总理进一步了解道。

    “担保两年后全额贴息,利息要先交,财政部门审核后再把息贴给我们。”大学生回答。

    总理又询问了现场的两位贷款客户。就在随机调查后,他转向湖北省农信社负责人,了解营改增全面推开后这里的税负变化情况。

    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5月1日起全面实施营改增,试点范围扩大到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四大行业。如今,全面实施营改增即将“满月”,总理最大的关切就是他反复强调的“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是否落实到位。

    “营改增我们是受惠者!”该负责人表示。他现场算了笔账,如果按照营改增税率来计算,2015年全省农信社将减少税负近1亿元。

    不过,他也向总理反映,由于市级和县级农商行营改增的税率政策不同等原因,县级的税负降幅要大一些。

    “这个问题要研究。”李克强当即交待有关部门负责人。

    总理同时指出,此次营改增的一大特点是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他说:“你们未来预期是向好的,因为银行业信息化程度很高,发展很快,未来设备增加会越来越多。”

    “我们不仅是营改增的直接受益者,还是间接受益者。”该负责人表示,“因为企业活了,银行的日子才好过。”

    李克强对此表示赞许。他曾多次专程前往金融机构,要求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让更多“金融活水”流向“三农”和小微企业。一个月前在四川考察,他还改变行程随机考察一家农信社,希望他们加大力度支持返乡农民工创业。

    而此次湖北十堰考察,他直接将一个考察点选在当地的农商行,并反复询问“还有什么问题”。

    “营改增所有行业只减不增,尤其是金融行业,必须做到这一点。”李克强特别指出,“因为金融行业要面对大量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如果你们增加了税负,就有可能把这些税负转嫁到实体经济、中小企业上去,反而给企业增负了。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们改革的目的、政策取向是什么?就是要为企业减税减负!”总理临别前强调,“政府要为金融机构提供好服务,这样金融机构才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